鼻涕宝宝 发布的文章

Day 7 (2023-12-27) 陈塘 -> 白坝

早上醒来,难得的一抹绿色,分不清是春天还是冬天,继续抄手,同伴吃了两碗。。

今天的行程似乎没什么亮点,无非就是看看几座8,000米的高山而已:)

从陈塘沟出来,一路爬升,海拔很快就重回4,000米。

今天几乎都是沿着嘎定路行进,第一站是著名的西林观景台。西林观景台官方叫做洛子峰观景台,但是这里不仅仅可以观赏洛子峰,还可以欣赏珠穆朗玛峰和洛子峰同框的盛景。更神奇的是这一代的地质地貌,观景台背后是著名的定日县十万个沙丘,真的是沙丘,像沙漠一般的沙丘,也许它就是沙漠。从观景台放眼望去,先是星星点点的湖泊,再是荒无人迹的沙丘,最后是巍峨雄伟的雪山,时不时吹起的北风刮起一颗颗沙粒,又给雪山增加了一层神秘。

天气不错,远眺洛子峰与珠穆朗玛峰,两座雪山赫然出现在镜头之前,两座大山通体雪白,高大的洛子峰在珠穆拉玛面前也娇小了很多,泛起的黄沙似乎不想让人们如此近距离的观赏两位圣女。

洛子峰观景台.jpg

观景台海拔约4,200米,还好。

洛子峰,海拔8,516米,世界第四高峰,仅次于珠穆朗玛峰、乔戈里峰和干城章嘉的世界第四高峰,她位于珠穆朗玛峰南侧3公里处,藏语意思是“南面的山峰”,很恰当,当然有资料称藏语中洛子峰也有不同的名称,例如“丁结协桑玛”意思是“青色美貌的仙女”。洛子峰东侧位于我国定日县境内,而西侧处于尼泊尔境内。

从西林观景台出来沿着嘎定路继续行进,这一路上都伴着朋曲前行,目标加乌拉山口,最传统的珠穆朗玛峰观景地。

进入珠穆朗玛峰国家自然保护区后,伴着108拐,一路弯弯绕绕爬到加乌拉山口,108拐名不虚传,虽然没有进陈塘沟的路崎岖,但是也足够的惊险。垭口海拔约5,200米,同伴车技了得一路开到了山顶,山顶风很大。

迫不及待的下了车,已经找不到语言来形容我的心情,也许是从小到大一直都生活在城市中没见过世面,也许是5座8,000米的雪山同框太过惊艳,目瞪口呆了好一会儿。午后的阳光洒到雪山上格外的刺眼,而大山也显着愈发的洁白。5,200米的海拔似乎也没有高反,扛着三脚架,走到山边开始拍珠穆朗玛的延时,而同伴躲在车里吸氧无人机。虽然风很大,但是依然“盲目”地对着雪山反复地拍,反复地拍。。

珠穆朗玛峰 01.jpg

珠穆朗玛峰 02.jpg

珠穆朗玛峰 03.jpg

这里不仅仅可以看到5座8,000米的雪山,远方也有很多叫不上名字的雪山,激动!

珠穆朗玛峰,无它,世界第一高峰。而加乌拉山口看到的雪山从东南往西北依次是:马卡鲁峰、洛子峰、珠穆朗玛峰、卓奥友峰、希夏邦玛峰。

加乌拉山口 01.jpg

加乌拉山口 02.jpg

加乌拉山口 03.jpg

从垭口下来之后思前想后,决定还是返回定日县白坝村入住,而没有入住珠峰小镇,略显遗憾。下山的路上有一座金字塔形的雪山一直陪着我们,问了藏族小哥大概叫康普拉雪山,小哥还一再叮嘱那是神山不能攀登,其实小哥完全不需要担心的。

又一次通过鲁鲁检查站,入住白坝村。很喜欢鲁鲁这个名字,皮皮鲁的鲁,鲁西西的鲁。

晚上东北铁锅炖,未酌,我在藏地为什么要吃东北菜呢。。

伴着雪山入睡,难眠。

Day 6 (2023-12-26) 亚东 -> 岗巴-> 陈塘

可能是因为海拔的原因,亚东沟的夜晚没有那么寒冷。

今天的目的地是喜马拉雅山脉的另一条沟,陈塘沟。

在南亚次大陆和青藏高原腹地之间,喜马拉雅山脉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天然屏障,但是鬼斧神工多得髓,大自然在我国日喀则市境内喜马拉雅山脉“劈开”五条南北纵向的裂谷,也就是著名的喜马拉雅五条沟,通过这五条沟,印度、尼泊尔和锡金等地通往藏地的道路便捷了许多,贸易自然也会增加很多,所以历史上这五条沟所在和临近的地区都曾经是藏地富甲一方,繁荣富庶之地。这五条沟分别是亚东沟、陈塘沟、嘎玛沟、樟木沟、吉隆沟,它们从东往西沿着喜马拉雅山脊线游走,在五六百公里内形成了与藏地“格格不入”的另一番景色。

我们此行有两天分别住在亚东沟和陈塘沟,虽然时间匆匆,但是也算是体验了几个小时的沟底生活。

事实上,昨天从帕里镇出来海拔就一路下降,帕里镇海拔约4,370米,离不丹只有60公里左右,离亚东沟有50公里左右。虽然海拔在50公里内下降了1,500米,但帕里镇到亚东沟的路并不算特别陡峭,甚至有几分好走,如此亚东的地理位置对我国的国防实在是太重要了。

亚东沟,位于亚东县,喜马拉雅山脉南麓,海拔约2,300米至2,700米不等,这里气候相对温和,植被和野生动物都很丰富,亚东沟四面环山,东接不丹,西临锡金,地理位置极其优越和重要。

早上从亚东沟出发,第一站东嘎寺。

东嘎寺位于亚东县的上亚东乡西侧的东嘎山山坡,是格鲁派的寺庙,亦是当地极其重要的格鲁派寺庙,也是日喀则扎什伦布寺的分寺,东嘎寺有11座属寺,7座在我国境内,其它在印度境内。这里最著名的是当属当年张经武将军劝说十四世返回拉萨签署《十七条协议》的经典事迹,同时这里的藏药也很著名,据说有很多秘方。参观的时候刚好有“法事”,藏族老奶奶、老爷爷三三五五在一起聊天、喝甜茶、晒太阳,我还被老奶奶问了“扎西德勒”,好祥和的上午。

从东嘎寺出来,上沟返回帕里草原。在帕里我们又看到了高大的卓木拉日,上午的卓木拉日和蔼了很多。

卓木拉日 帕里 01.jpg

卓木拉日 帕里 02.jpg

在卓木拉日观景台向西北驶入G562和正亚线想岗巴县进发,路上依然有叫不上名字的雪山相伴。

正亚线 01.jpg

正亚线 02.jpg

正亚线 03.jpg

离开卓木拉日,午后到达岗巴县,这里有座岗巴古堡,相传修建于明代,经历600年风风雨雨之后已经残破不堪,而且现在已经不对外开放了,古堡的天真蓝,0-0-255的蓝。古堡南侧有个没有修完的观景台,这是一个绝佳的位置,放眼望去一整条喜马拉雅山脉,远望之下异常壮观。资料说,这里可以看到珠穆朗玛峰、洛子峰和马卡鲁峰等一众大牌,但是由于功课做的不足,我不太确认我看到的是什么峰。

岗巴.jpg

岗巴县,藏语的意思是“雪山附近”,海拔约4,620米,很贴切的名字和很不错的海拔。

从岗巴县出来沿着嘎定线,一路到达陈塘沟。

比起亚东沟来,去往陈塘沟的路困难了很多,各种急转弯,各种弯弯绕绕,路面也不算特别理想,从日屋镇到陈塘沟不到60公里的路程海拔下降差不多2,000米,这里山体的极其陡峭,坡度差不多有六、七十度,沟两侧的山体上有着无数的瀑布流下,冬季冰冻之后,仿佛一根根银针插在大山之中,沟底亦有湍急的大河流过,也算是波涛汹涌。漆黑的山体,湍急的大河,一颗颗笔直的银针,怒吼的峡谷,恐怖至极。

这里是我国夏尔巴人的聚集地,征服珠穆朗玛的伟大的民族。

夜住陈塘沟,继续非典型川菜,未酌。

伴着朋曲的的怒吼,望着星光点点的尼泊尔村庄入睡。

Day 5 (2023-12-25) 浪卡子 -> 亚东

早上醒来,呼啸的寒风已过,守着火炉继续抄手。

今天一路向南,终点是亚东沟,路上都会有库拉岗日和卓木拉日相伴。

从浪卡子出来向南沿着G562行进,接近普莫雍措的时候转到G219,第一个终点推瓦寺。

今天的道路不算崎岖,但也在一番弯弯绕绕之后,一个爬坡,不出意外的推瓦寺露出了真容,与之相伴的是碧蓝的普莫雍措和洁白的库拉岗日等一众山峰。似乎库拉岗日变得更加巍峨了,俯视着蔚蓝的普莫雍措,好像一个雄壮的男子安静的守望着他心爱的情人,潺潺雪水抚摸着她每一寸肌肤。阳光洒在的湖面上,波光粼粼,普莫雍措宛如一颗蓝宝石镶嵌在雪山之中,安静的午后,湛蓝的湖水,圣洁的雪山,古朴的寺庙,舒适得很。

普莫雍措 01.jpg

普莫雍措 02.jpg

推瓦寺,建在湖畔的断崖之上,寺庙不大但依然有虔诚朝拜的村民和轻轻的诵经声。

普莫雍措,位于浪卡子县普马江塘乡境内,羊卓雍措西南,湖面海拔约4,733米,湖水主要来自高山雪水,其湖畔沿岸是肉眼可见的优良牧场,同时它是一座雍措。

推瓦寺,据说存在了千年之久,号称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寺庙,海拔约5,032.8米。

驱车向冲巴雍措进发,这是今天第二座雍措。在藏语中“措”是湖的意思,而“雍”是绿松石的意思,因此“雍措”大体是碧玉的湖,我想“雍措”在藏文化中应该是极崇高神圣的,在西藏只有六座雍措:分别是,玛旁雍措、羊卓雍措、当惹雍措、普莫雍措、拿日雍措和冲巴雍措。我们幸运的两天欣赏了三座雍措。

沿着G219和普莫雍措北岸行进,一路上雪山相伴,有叫上名字的加桑康拉雪山,也有一些不知名的大山,有洁白的和蔼的雪山,也有张牙舞爪摄人心魄的白色怪兽。车可以直接开到冲巴雍措身边,张牙舞爪的怪兽消失不见了,但加桑康拉也变得近在咫尺,似乎只有一臂之远。湖水依然清澈碧蓝,湖面依然毫无波澜,湖边依然寒风凛凛。望着湖边的玛尼堆和加桑康拉发了会儿呆,要不是赶时间,可能发一大会儿呆。

冲巴雍措 01.jpg

冲巴雍措 02.jpg

冲巴雍措 03.jpg

加桑康拉 01.jpg

冲巴雍措,位于我国和不丹的边境处,日喀则市康马县境内,地处康马县南部,喜马拉雅山北坡,雅鲁藏布江流域,年楚河的源头,海拔约4,540米。

从冲巴雍措出来沿着G219向多庆措,那里可以看到卓木拉日。

冬天的多庆措已经结冰了,我们没有去湖边,而是停在在离湖边不远的“戈壁”上。扛着三脚架向戈壁深处进发,一边拍卓木拉日的延时,一边观赏着这位喜马拉雅的仙女。因为湖面结冰,所以雪山倒影是看不到了,午后的日光很充足,加之白白的云朵,似乎给卓木拉日披上了一层薄薄的轻纱,仙女还挺娇羞。

多庆措 01.jpg

多庆措 02.jpg

卓木拉日峰,亦位于我国与不丹的边境处,海拔约7,326米,是不丹的第二高峰,也是“干城章嘉的新娘”。相传是喜马拉雅的七仙女之一,百姓亦称为圣女峰,是珠穆朗玛的姐妹峰。

卓木拉日 01.jpg

未来的一天卓木拉日都会陪伴在我们左右。

多庆措 03.jpg

从多庆措出来,沿着G219和G562行进,这一路离卓木拉日越来越近,她也越来越清晰,仿佛触手可得。

一路穿过帕里草原,下沟入住亚东沟。

晚上非典型川菜,小小酌。

亚东沟的夜晚很宁静。